我們愛看小說網 > 游戲小說 > 琥珀之劍 > 第八十七幕 死亡陰影 I 我的臨時書架
  小竅門: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鍵進入章節目錄!

琥珀之劍在線閱讀

正文  第八十七幕 死亡陰影 I

入庫時間:2019/1/8 14:48:06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 我的臨時書架
親,新功能上線啦!支持二維碼掃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機閱讀,歡迎試用!!!
識別二維碼
穿越進手機
        從上空俯瞰,整座城市沉浸于無聲無息的黑暗之中,在北城,仍有影影綽綽的穴居人在活動,但舊城區中心區域一片死寂,目光再往南,一支隊伍正沿著漫無燈光的街巷快速前進。

    “再快一些!別給它們反應過來的機會!”梅蒂莎一馬當先,像是一團風馳電掣的銀色火焰,火焰從長街上席卷而過,攔在道路中央的穴居人巡邏隊頃刻四散潰逃,稍有躲閃不及,就被銀精靈小公主手中長槍帶起的靈魂之焰卷入其中,燒成飛灰;優雅高大的獨角獸在街道上疾馳,帶著靈焰的四蹄上下翻飛,一閃即逝,只在身后留下一條星星點點的熒光。

    在她身后是擺出沖鋒隊形的白獅衛隊,再然后才是夏至騎士團。“跟上去,帝國的騎士們!”夏至騎士團的騎士副團長布龍菲爾德也隨之怒吼道:“去為我們的盟友開辟出一條道路來,保護好左右兩翼,別讓那些來自地下的老鼠有機可乘!”克魯茲騎士們早在兩天之前就拿回了裝備,布蘭多邀請他們為帝國而戰,作為帝國的騎士,他們自然義務不容辭,雖然他們明白自己現在仍舊是人質的身份,但眼下喬根底岡人才是帝國的敵人,與之相比,埃魯因人與克魯茲人的親疏遠近就顯現出了優勢。

    正所謂有對比,才有差距。

    騎士們開道之后,才是使節團臃腫的隊伍,這支隊伍中除了少部分戎馬出身的貴族能一聲不吭地跟上前進的速度之外,其他養尊處優的家伙幾乎是被自己的仆從隨侍們推著、拖著或者是抬著前進,有幾個特別胖的家伙舌頭拖得老長,遠遠看起來像是條垂死的老狗,但這時節沒有任何人敢抱怨半句,這會兒沒有任何人催著他們前進,但掉隊的下場是什么,不言而喻。

    埃魯因的使節團成員則騎著馬,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戰馬——一來布蘭多不愿意將梅蒂莎的【騎兵整備】卡牌浪費在這些貴族身上,二來也是召喚英靈天馬時聲勢過于浩大,很難不引起注意,得不償失——不過坐騎的數量畢竟有限,羅曼的馬上此刻就共乘了三人,她環抱戈蘭—埃爾森公爵的小千金,身后還帶了一個琪雅拉,好在三人體重加起來也未必趕得上艾弗拉姆那個肉球,這些血統純正的克魯茲戰馬馱起她們來也并不費力。

    “艾弗拉姆你這個笨蛋,走錯路了,給我回來!”

    “不要死死勒住韁繩!你會騎馬嗎!”

    “左邊有怪物漏進來了,布龍菲爾德先生,麻煩攔住那些穴居人!呀!”商人小姐嚇得尖叫一聲,趕緊伏下小小的身板護住小千金,同時躲開穴居人從自己擲過來的長矛,她大聲問道:“琪雅拉,你還好嗎!”

    “我……還好,羅曼小姐。”西法赫家族的代表,王長子殿下的妹妹臉都嚇白了,那支長矛幾乎貼著她鼻子尖飛過去,不過她輕輕出了口氣,馬上鎮定下來,淺藍色的眸子里只剩下興奮的光芒:“羅曼小姐,那邊有頭穴居人,快,我們靠過去看看!書上說火這些怪物活著的時候皮膚可以隨著環境變色,就像是變色龍一樣,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呢!”

    “好的!”羅曼一聽,就興趣盎然地答道。

    “不要!”三個人當中唯一的正常人,戈蘭—埃爾森的小千金朱蒂斯頓時嚇得大哭起來:“羅曼姐姐,琪雅拉姐姐,我們快跑吧,嗚嗚嗚!”

    商人小姐頓時左右為難起來,一方面琪拉雅的話讓她心中好奇難耐,一方面朱蒂斯小姑娘在她懷里眼淚汪汪又讓她手忙腳亂,她想了片刻,終于得出一個兩全其美的答案:“瑪格達爾公主殿下,歐妮,快來幫幫我!”

    公爵千金正坐在士官馬喬里背后,一看到這一幕哪里還不明白這位大小姐又突發了奇思妙想,她冷冷地哼了一聲道:“請你自重,羅曼小姐,你忘了團長大人的話了嗎?”

    而至于瑪格達爾公主,后者對她微微一笑,然后搖了搖頭。

    “啊!”羅曼好像這才想起有布蘭多的吩咐這一回事,頓時露出垂頭喪氣的神色。而琪拉雅更是一臉不爽:“這個討厭的家伙。那就算他欠我們兩頭活的穴居人好了,一人一頭。”

    “伯爵大人這帳欠得可有夠離奇的。”艾柯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對一旁的馬喬里說道。

    這位來自雅尼拉蘇的士官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使節團內雖然吵吵嚷嚷,但商人小姐倒是頗有商隊團長的風范,一番顛三倒四的大呼小叫竟然也把這臃腫的隊伍約束得井井有條,至少在她的提醒之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掉隊,或者別的什么意外的狀況發生——當然夏至騎士團的騎士副團長布龍菲爾德唯一有點頭痛的是,如果這位大小姐能把她口中那些命令再規范一下就好了,不要再兩三句話里面就夾雜著一句商人的俚語,那種東西他堂堂一位騎士大人怎么可能會聽得懂?

    隊伍一路前行,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終于,在轉過最后一個街角之后,羅韋斯的羅盤那個顯眼的由四個箭頭構成的招牌終于映入了所有人的眼簾之中。

    “到了!”內廷騎士娜莎忍不住歡呼一聲。

    梅蒂莎立刻舉起左手,讓所有人停下來:“一至八小隊分散,各自尋找遮蔽物!布龍菲爾德團長,讓你的人尋找掩護!羅曼小姐,讓使節團躲到屋里面去!”

    “怎么了?”娜莎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地看著這位精靈公主,不明白她這個命令是什么意思。

    布龍菲爾德也是一臉不解地看向這邊。

    只有羅曼看了看梅蒂莎,然后馬上對后面所有的貴族們說道:“快快,快躲到屋子里!”

    事實上后面的貴族們這個時候還沒經過街道的轉角,壓根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們早已習慣了這位商人小姐各種奇怪的命令,反正這些命令不管聽起來有多離譜,總會有用就是了,比如莫名其妙地命令隊伍停下,也會避開穴居人的埋伏,或者把向左前進說成向右,結果恰好避開了穴居人的阻攔部隊,就像是有一個名為‘奇跡幸運’的光環籠罩在這位大小姐身上,他們一路走過來早就見怪不怪了。

    此刻羅曼一下達命令,這些人就像是條件反射一般嘩啦一聲全沖向了兩邊的建筑物中,整齊劃一得好像是經過了若干次的演習,令人咋舌。

    好在這些屋子的主人早在戰爭之前就逃離了灰石鎮,因此倒也沒生出什么多余的糾紛來。

    布龍菲爾德看到這一幕,心下也有點嘀咕,不過這位夏至騎士團的團長對于羅曼小姐的光環也表示出了足夠欽佩,雖然將信將疑,但也下令讓自己的手下找到掩蔽,所有人都躲進街道兩側的陰影之中后,不過片刻,梅蒂莎忽然抬起頭來看向夜空中,隨著她的目光,布龍菲爾德和娜莎也抬起頭來,躲在屋子里的貴族們也紛紛抬起頭看向街道上空狹長的天空,安茲洛瓦晴朗的夜空繁星閃耀,遠遠近近飄著幾團稀疏的云團,驕傲之月正逐漸隱沒入云層之中,在大地上投下一片陰影。

    四周好像變得格外安靜起來。

    “那是什么聲音?”內廷騎士娜莎忽然有些不安地問道:“是我聽錯了嗎?”

    夏至騎士團副團長布龍菲爾德輕輕搖了搖頭,他也聽到了——

    云層之下風的聲音。

    安澤魯塔的冬季,有從浮云之丘吹向至高內海的陸海風,這風掠過安茲洛瓦廣闊山野之間的松林時,會發出嘩嘩的松濤聲,這種聲音在靜夜回響,如詩如歌。但此時此刻,這首天地之間的長詩仿佛被另一個聲音吟誦著,這個聲音逐漸變得高亢,像是一個病態偏執滿面潮紅的瘋子在高聲吶喊,一字一句讀出它的每一個段落,風聲逐漸變成了怒吼,它從整個丘陵之上橫掃而過,躲在街道兩邊的貴族們、騎士們目瞪口呆地看著流過夜空的氣流頃刻之間變得可以被肉眼所見,伴隨著呼呼的利響,遠遠近近不斷有什么東西嘩啦被掀倒在地上支離破碎的響聲,這些聲音匯聚在一起,好像末日之前的征兆,令人著魔。

    頃刻之間,梅蒂莎瞇起了眼睛。

    每個和她一樣抬起頭看著天空的其他人,都看到一道巨大的陰影,像是游魚一樣穿過云層,從灰石鎮上空一掠而過,而隨之而來的,是那從半空之中壓下的,無匹的威勢。

    ……

    ‘哐當。’尼玫西絲手中那枚在月華下閃爍著微光的金屬圓盤,用凡人的眼光無法估量其價值的瑰寶,忽然從她手中脫手而出,落在地上。

    布蘭多有些奇怪地看著女騎士,以尼玫西絲的實力,絕不至于連個東西都拿不穩,何況他很清楚對方有多了解這塊金屬圓盤的價值,絕不至于大意失手。尼玫西絲皺起眉頭,看著地上的圓盤,她并未彎腰去將它拾起來,而是帶著一種疑惑的神色,看著那枚金屬圓盤在大理石的階梯上微微戰栗著,發出嚶嚶嗡嗡的聲音,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操縱著它翩翩起舞。

    在場五道目光在金屬圓盤上交匯,但片刻之后,他們又抬起頭。

    布蘭多最先看到云層正在夜空之下加速流動。

    “我靠!怎么會有這東西,快,快躲到圣殿里面去!”他面色一變,拉起身邊的蒂雅就沖回圣殿之中,野精靈妹妹措不及防,被嚇得尖叫一聲。

    尼玫西絲的反應稍慢,但她馬上彎腰拾起金屬圓盤,一閃身尾隨而至;再后面是尤塔,雖然這位女傭兵團長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她看到安茲洛瓦上空忽然出現的奇景,也意識到產生了什么變故,下意識地跟上了布蘭多的步伐。最后才是芙羅,野精靈姐姐拾起自己妹妹落到地上的手杖,才不緊不慢地走進圣殿里,她將手杖交給自己驚魂未定的妹妹,然后再白了自己的領主大人一眼。

    只可惜這會兒布蘭多完全沒注意到她的目光,他和尼玫西絲都正緊張地看著圣殿外面的天空。

    云層正在向西涌動——

    呼嘯的狂風仿佛壓下了一切聲音,整個世界仿佛轉變為另一種意義上的寂靜,無聲無息之間,一道黑影從云層之上掠過,它張開的雙翼遮住月亮與星辰的光芒,在灰石鎮上空投下一片黯淡無光的陰影。尤塔和蒂雅同時瞪大了眼睛,甚至連什么時候張大了嘴都完全沒有意思到,就在那道黑影之后,緊接著又是第二道黑影,兩道黑影一前一后,正緩緩越過大半個夜空。

    尤塔只感到自己的喉嚨咯咯直響,心臟仿佛要砰砰跳出胸腔似的,有那么一笑片刻,她幾乎感到自己渾身的血液逆涌,仿佛一根根頭發都直豎起來。

    蒂雅也緊緊抓住了自己領主哥哥的手,甚至她自己都無知無覺,她緊緊盯著天空,翠綠色的眸子里閃閃發光。

    在沃恩德有一個傳說,傳說有人若在云層之下看到巨龍的陰影掠過天空,那么就證明在不久之后,當地會誕下有巨龍眷顧的孩子,這就是血脈天賦——巨龍之影的由來。

    然而事實上,自從黃金的年代逝去之后,已經很少有人在大地之上看到真正的巨龍了。

    成年的巨龍。

    這絕非是像阿洛茲、芙羅法、史塔那樣出來歷練、或者是被逐出巨龍之谷的幼年巨龍,這是真正的,這個時代最恐怖而優雅的生物,真正的成年巨龍——它們張開雙翼時,猶如一片浮動的陰影,仿佛可以遮住日與月,星辰與萬物的光芒,它們在云中翱翔時,就是天際的游魚,天空是它們的海洋,它們是天空的主宰。

    “龍……”女傭兵團長好半晌才說出這個字來。

    “是黑龍。”尼玫西絲進一步補充她道。

    “我認識這兩頭龍,”布蘭多卻說道,他的臉色陰沉得可怕:“摩黛絲提和馬爾薩斯。”

    “它們是誰,布蘭多哥哥?”蒂雅還有些害怕地問道。

    “罪龍,被驅逐的黑龍,它們是喬根底岡五位至高城主之一,它們竟然也來了。”

    “在熊湖那些灰燼的痕跡。”尼玫西絲忽然想起來,低聲提醒道。

    “是丘脊龍獸。”布蘭多搖了搖頭:“可惜了,我沒見過這種喬根底岡最頂級的生物,否則當時一定能認出來。”

    “它們……是為這個東西來的嗎?”尤塔盯著尼玫西絲手上的金屬圓盤問道,她臉色還有些蒼白,仿佛呼吸還沒順暢過來,來自于巨龍的威懾力有若實質,若剛才不是在布蘭多身邊,她幾乎嚇得要尖叫起來。但稍微冷靜一些之后,她立刻下意識地聯想到了他們才從坦仆手上拿到的這件東西。

    布蘭多搖了搖頭:“恐怕不是,這恐怕是一個巧合,那件事……”

    他看了尼玫西絲一眼,從對方的目光中也看出相同的意思,改口道:“坦仆應該是臨時起意,不……”他再搖了搖頭:“它的級別不夠,應該是那位蜥蜴之王的意思,但它們還并沒有意識到這東西的價值,否則不會隨隨便便這么保存,讓我們得手。”

    他深吸了一口氣,才又說道:“不過你說得對,尤塔,它們的確不會輕易到地表世界來,這兩個大家伙一定有所企圖。”

    “領主大人?”

    布蘭多苦笑了一下,還好之前他就有所警覺,事先將大地之劍丟進了安曼的次元洞里面,現在他總算可以確定了,之前那種莫名的若有若無的聯系是來自于什么地方。

    而同時他恐怕也弄明白了一件事情。

    喬根底岡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

    巨龍之影正在遠去。

    梅蒂莎輕輕吐了一口氣,在她身后,幾乎所有的克魯茲貴族都嚇得癱倒在了地上,琪雅拉也是面色雪白,上氣不接下氣,此前甚至有人尖嘯出聲,還好商人小姐手疾眼快施展了一個沉默巫術,才叫使節團躲過了無妄之災。不過所有人當中最慘的莫過于艾弗拉姆和公爵小千金朱蒂斯,直接嚇暈了過去,人事不省。

    “那……那是什么。”歐妮幾乎可以聽到自己上下牙打戰發出的咯咯作響的聲音。

    “龍……是龍。”琪雅拉小口小口地吸著氣,淺藍色的眸子里仿佛正在逐漸恢復光彩,她嚇得要死,但卻也興奮得要死:“那是真正的巨龍!”

    “閉嘴!”梅蒂莎回過頭嚴厲地命令道:“不許出聲!”

    銀精靈小公主嚴厲的神色甚至嚇了羅曼一跳,后者還從沒見過她這個樣子。

    梅蒂莎很快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不想死的話,就不要說話,你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巨龍有多么可怕。”

    無論如何,她的話還是起到了恰到好處的效果,那些尚能開口的夏至騎士和白獅衛隊的士兵們,也乖乖地閉上了嘴。

    但就在寂靜蔓延之刻,忽然寂夜之中響起了一個突兀的聲音——

    “千萬別丟!”

    那聲音遠遠傳來,然后是第二聲氣急敗壞的大喊。

    “該死,閉上眼睛!”

    ……

    (PS:昨天三更看夠沒,沒看夠,還想要的話,多來點票票哦。)(未完待續。)

    
我們愛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 我的臨時書架
  小竅門: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鍵進入章節目錄!

本站作品收集于網絡,僅供原創作者、讀者學習,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權益請速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進行處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們愛看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真人游戏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