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愛看小說網 > 游戲小說 > 琥珀之劍 > 第七幕 領袖 我的臨時書架
  小竅門: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鍵進入章節目錄!

琥珀之劍在線閱讀

正文  第七幕 領袖

入庫時間:2019/1/8 14:42:01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 我的臨時書架
親,新功能上線啦!支持二維碼掃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機閱讀,歡迎試用!!!
識別二維碼
穿越進手機
        大量難民拖家帶口終于逃出里登堡北門之后,擁堵的人群擴散開來沿著于松河以北的谷口平原前進,在月色下,更像是密密麻麻的蟻群。

    前方朦朧的起伏是獵鹿丘陵的最南端,被稱之為銀雀的一座小山丘,上面生滿了美麗的戈蘭—埃爾森冷杉,這些高大的樹種有著塔一樣的形狀、末梢直插天空,林間是十多級的熊和鬃狼出沒區域,在游戲中玩家常常要結伴而行,以應付山間突發的危險。

    布蘭多確信他們的第一步是進入銀雀山,才能減輕來自谷口平原一側的威脅。瑪達拉大軍已經完全展開,連日來它們從大地中吸取養分,規模就像是海綿一樣膨脹起來,布蘭多生怕自己在平原上看到一片無邊無際的骷髏海。

    還好,幻想沒有成為現實。

    不過夜色下的霧氣中,高地上一只骷髏騎兵若隱若現,一樣不是個好兆頭。那些騎著骷髏馬的骨頭架子應該來自于瑪達拉的核心領地,在這一年代中,制造這些骷髏騎手還是一門艱深的魔法藝術。

    而不像后世那么普及,歷史蘸著鮮血前進,戰爭讓雙方殺人的藝術都在飛快地成熟起來。

    布蘭多盯著那些敏捷的影子一會在霧中出現,遠遠地看他們一眼。然后又消失,過一會又在更近一些的地方出現,他有些擔心跟在他們身后的難民會被驅散,讓芙雷婭帶著雇傭兵們到側翼去保護那些平民,很快他自己也跟了上去。

    芙雷婭因為從貴族手上搶馬的提議贏得了人心,至少她證明是愿意和那些傭兵一起并肩作戰的——這可是掉腦袋的勾當,若在布蘭多教會她那些東西之前她一定做不出來。何況后來這個留著長長馬尾的少女表現極好,她一馬當先冒著箭矢沖進市場,干凈利落地一劍砍斷吊橋的纜索讓其他人通過。

    從那一刻起她就在這些雇傭兵中奠定了身份,才讓雷托、馬諾等人下定決心來賭一把。

    而相比起來,那個少女一直推崇的年輕人在眾人眼里就顯得有點默默無聞了。那個年輕人的馬車一直與芙雷婭的馬并架而行,他坐在車夫一邊,一只手按著劍,一臉沉思之色——另一邊還有個身披長袍的夏爾,正托著腮在假寐。

    馬車缺了一扇門,里面不時冒出個腦袋來,好奇地看看外面。羅曼在馬車里照顧幾個小孩子,可她一點也不覺得辛苦,只覺得心里怦怦直跳,在這樣一個神秘的夜晚在亡靈的追擊下逃亡——真是既興奮又刺激,這才是她想要的冒險生活。

    雇傭兵馬諾不由得在后面撇撇嘴,不會騎馬的布蘭多在他眼中也打上了婦孺的標記。他用手肘捅了捅身邊的同伴,心想這種貴族小青年多半是紙上談兵之輩,不要讓芙雷婭那個單純的女孩被他甜言蜜語給騙了。

    他給自己同伴打了個手勢,讓他帶著兩匹馬上去試試那家伙。他們一共搶了五十多匹馬,其中有一半馱重馬,另一半都是最好的安列克戰馬,除開負著干糧、傷員和他們自用的,剩下還不少。

    他同伴看了他一眼,立刻心領神會。說實話現在他們一群人心中都有這個感覺,何況布蘭多還讓芙雷婭命令他們保護這些難民,他們口上不說心里卻是不滿。帶著一群累贅干什么?現在他們人人都有馬,只要發足狂奔就把危險甩在腦后。

    其實已經有人這么和雷托建議了,不過酒吧老板都把他們打發去見芙雷婭。傭兵是講信用的,名聲掃地在這一行也就干不下去了——搶馬的主意是芙雷婭提的,也是這個少女帶頭去做的,他們之間有協議,不可能就這么走了。

    不過那個協議還有個先決條件呢。

    骷髏騎兵這一次出現比上一次短了大約三十秒,然后又靜悄悄地消失在霧氣中。巨大的第二輪月亮臥在東邊群山之中,月白的圓盤映出尖牙狀的山峰——月色山峰,東面高地上朦朧的霧氣與里登堡蔓延向一側黑沉沉的城墻從不同層次上構成一幅神秘的畫卷。

    布蘭多看了一眼懷表,懷表的邊沿折射出一抹冷光。

    “你怎么不說話?”他轉頭看到芙雷婭騎在馬上,一直低著頭一言不發,一副躊躇不安的樣子。他這一次本來還想表揚她兩句,芙雷婭臨時起意找來的這些人和搶來的馬都幫了他大忙,他原本沒料到居然會遇上這么多難民,而且還有這么多人愿意跟著他。

    他向后看去,后面的難民已經從開始的幾十個劇增到了兩三百,人都是有從眾心理的,人越多,就會越聚越多。

    芙雷婭是怕自己擅作主張讓布蘭多不高興,卻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她原本一心想要超過布蘭多,現在卻一心想要在布蘭多面前表現得更好,這種心理上的轉變是微不可察的。

    “你、你不怪我?”聽到布蘭多口氣沒什么異常,未來的女武神才瞪大眼睛地抬起頭。她淺棕色眸子里折射著月光,異常明亮,眼中的驚訝之色也異常明顯。

    “我怪你干什么,干得很好啊。”

    “可是我遲到了。”

    “計劃都有一定彈性,只要不超過底限就行了,我也遲到了一會。”

    “那個,我……”

    兩人忽然收聲,因為那個傭兵已經從后面走了上來。他先在馬上恭敬地對年輕人行了一禮——就像是平民對貴族老爺那樣行禮。然后他舉起手中兩匹馬的韁繩,說道:“大人,上馬吧,一會可能交戰起來更靈便一些。”

    布蘭多看看這家伙,對對方的打算心知肚明,他輕飄飄地跳下馬車。接過對方的韁繩,抬頭問道:“騎馬有什么要點?”

    那雇傭兵一怔,眼里立刻露出濃濃嘲弄之色,心說你不會就不會,偏偏要裝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你以為騎術是一朝一夕之間可以練成的么?事實上在沃恩德,很少有貴族不會騎術,尤其是在上陣的士兵眼中,不會騎術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不過為了讓對方在芙雷婭面前出丑,他還是指點道:“你先從一側上馬,看到馬鐙了么?第一次的話,動作稍微放緩一些。”那雇傭故意說得很細,因為他怎么也不信有人隨便聽兩句就學會騎馬的,那他們這些騎手干脆去一頭撞死好了。

    可他這邊才開口,布蘭多那邊就已經收到了是否要消耗15點技能經驗學習騎術的提示。他一只腳放在馬鐙上時動作還顯得生疏,然而下一步抓緊籠頭翻身上馬時候就已經是一片流暢,好像浸淫此道多年一樣。

    3級騎術就可以馬戰了,一共45點技能經驗。其實布蘭多老早就想學習騎術了,可他不知道芙雷婭竟然也會,現在他不禁有點懷念起那個‘探查’技能來。

    他一回頭,看到那個雇傭兵一臉羞怒之色看著自己。

    *********

    “等等,”公主打斷了毆弗韋爾的描述:“你說他在上馬之前還是一個新手?”

    “正是如此,公主殿下。如果老臣沒看錯的話,他踩上馬鐙時的動作非常的不正規,就和很多初學者一樣。”毆弗韋爾恭敬地答道。

    “可一個人有可能在頃刻之內學會一門技巧嗎?”少女有些不可置信,她自詡為聰明,可學習騎術還是一樣用了近半個月。只是她一學會,就已經和最好的騎手一樣熟練。

    “除他是有意欺騙,否則就是事實如此了。”毆弗韋爾其實也有些不敢相信,可他也不相信那個年輕人能騙過自己的眼睛。

    “他是故意若此的吧,這個人真是一個玩弄心術的大師。”公主喃喃自語道。

    那也未必。毆弗韋爾在心中答道,但并沒有提出來,而是繼續講下去。

    *********

    另一邊夏爾也跳下馬車來,他斜斜看了那傭兵一眼,從對方手上接過韁繩,也是輕飄飄地上馬。他是法師扈從,騎術是必修課之一,不說精湛,倒也純熟。

    芙雷婭看看他們兩個,心想布蘭多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歡騙人了。上一次找她學急救也是,一想到那次,少女臉上就有些發燙。

    那傭兵看著這一主一仆,第一反應也是自己被耍了,忍不住一陣羞憤惱怒。而這個時候后面的馬諾也注意到這邊自己的同伴吃了癟,趕快縱馬追上來,來到幾人身邊。

    “年輕人,我們要保護這些人到什么時候?”他倒也光棍,一上來就開口問這個。

    布蘭多調轉馬頭,趕上去與前面的芙雷婭并騎而行。他看看那些難民,答道:“從這里穿過尖石河谷,我們把他們帶到另一頭,基本就能保證他們的安全了。”

    “帶著這么多人,我們甩不掉瑪達拉大軍的追擊。”馬諾搖搖頭。

    “你不行,我可以。”

    馬諾在后面一怔。“你怎么做到?”他忍不住問。

    布蘭多‘錚’一聲拔出精靈寶劍,在馬上遙遙指向高地方向:“骷髏騎兵是瑪達拉大軍中的探子,它們來自瑪達拉最核心的幾個領地。去把它們逐散,從這里到銀雀山按難民的速度要走半個小時還多,我要保證這段時間內隊伍的側翼不受威脅——”

    馬諾一愣,沒料到自己一開口竟成了對方命令自己的借口。他忍不住把目光投向芙雷婭,他們之間的協議人是芙雷婭,可不是布蘭多。

    “布蘭多?”芙雷婭也愿意相信這個年輕人,可是她覺得布蘭多的態度有些太咄咄逼人了。

    布蘭多收劍還鞘,答道:“所以說,你們其實只是想自己如何平平安安逃出這里而已。而不是愿意如何和我一起把這些人帶出去,因此多說也無益,你們和芙雷婭有一個協議對嗎,說來聽聽吧——說服我的話,我可以讓你們一人帶一匹馬離開。”

    馬諾一肅,這才意識到這個‘貴族青年’不簡單,幾句話之間就完全掌握了談話的主動。他以前也是個傭兵頭子,和貴族們打過交道,但還沒遇到過這么鋒芒畢露的。

    “我們是傭兵,你如果給得起酬勞得話我們倒愿意為你辦事。不過在平時,我們當然要先考慮自己,這沒什么不好意思的。”這個年長的傭兵理所當然地答道。

    “是,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們一點,你們以為有馬就能安全地逃出去。瑪達拉有空軍,你見過幽魂和骨禿鷲嗎?他們在天上,你們知道怎么躲避這些亡靈巫師的眼線嗎?”布蘭多把手放在劍柄上,他才不相信這些家伙會知道——那些在邊境上混的傭兵,并沒有和瑪達拉真正打過交道根本不明白對方的可怕之處。殺幾只骷髏僵尸就算了解瑪達拉了?那亡靈巫師還不如一頭在墻上撞死算了。

    雷托和自己的女兒蘇也騎著馬追了上來,他聽到年輕人的話眉頭一皺:“這么說你有辦法?”

    “不好說,誰也沒有十全十美的把握。不過在森林里,我的勝算就要高得多,因此我優先要考慮怎么甩掉那些骷髏騎兵,有它們在側翼難民們的速度快不起來——”

    馬諾和雷托沉默下來,他們本能地感到年輕人所言非虛。

    布蘭多忽然一松韁繩,讓馬跑出去一圈遠遠地繞到高地上。他回頭看著這邊的幾個雇傭兵,從懷里拿出一枚紅寶石來:“你們想有機會活下來,除了僥幸之外最好是跟我一起。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們聽我指揮,保護芙雷婭帶領這些難民安全地抵達峽谷另一頭。你們是傭兵,這是我許給你們的報酬,完成我的委托,以后還會有更多——”

    他手一揚,那枚紅寶石就劃過一條拋弧線落到雷托腳邊。

    芙雷婭莫名其妙地指著自己,大聲問:“我?布蘭多,怎么是我?”她看看后面那些難民,不明白這些難民明明是布蘭多帶出來的嗎,怎么變成她帶領的了?

    倒不是說她不愿意,只是那么多人,她辦得到嗎?芙雷婭忍不住有點心下不安起來,她一開始還只是一個小小的民兵隊長,可一會就要帶領十多個老練的傭兵,這會又變成幾百人甚至可能最后會是上千人的領導者,這怎么想都有些匪夷所思。

    布蘭多笑了一下,他自有安排,并沒答話。而是回頭對馬諾和雷托揮揮手,簡單地說道:

    “去吧,去集合你們的人手。我在這里等你們復命——至少你們可以選擇怎么死,是一頭撞在瑪達拉大軍中被轉化為亡靈,還是拿著我的錢像個真正的雇傭兵一樣保護弱小,奮戰殺出一條血路。”

    他回過頭,骷髏騎兵又一次出現在月色下,這一次比上一次早了十秒左右。

    (PS.新的一年年第一更,大吉大利,求訂閱和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我們愛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 我的臨時書架
  小竅門: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鍵進入章節目錄!

本站作品收集于網絡,僅供原創作者、讀者學習,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權益請速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進行處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們愛看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真人游戏电影